首页  ⁄  行业动态  ⁄  不识张郎是张郎 ----免疫治疗的前世今...

不识张郎是张郎 ----免疫治疗的前世今生

发布时间:2018-10-17


故事发生在公元846年,来自塞纳河流域、来势汹汹的诺曼军队正准备攻打法国巴黎,士兵们以为招手的法国女神,岂料悄然走近的是黑衣死神。


刚开始一些士兵的脸上长出了密密麻麻的痘痘,在那个没有美颜相机拯救真爱的年代,苦恼、怨愤随之爬上心头,士兵们对天长啸:“没有真爱了,妞都要没了,还打什么仗!”


然而上帝的惩罚才刚刚开始,几天后这些士兵开始高烧、昏睡,随之痘痘逐渐开始化脓,人也开始虚弱不堪。随着越来越多的士兵开始高烧,伴随大规模瘟疫,诺曼首领自然无心关注美颜和法国妞的事情,这时士兵早已陷入恐慌之中。


距离今天将近1200年前能有什么好的办法呢?束手无策的首领只能以暴制暴“铲除”这场恶疾”-----他下令埋掉所有患者及接触过的人。虽然没有人性,在当时却是唯一科学的办法。


恶疾肆掠整个地球,断断续续上千年,直到18世纪,恶疾再度席卷欧洲,带走了大约1.5亿人。无数夜里,人们在黑暗中仰望星空,向上帝祈祷,结束这场无休止的浩劫。


日历翻到1706年5月17日,爱德·琴纳的候诊室聚集了很多好奇的人。诊室中一名8岁的小男孩,正在津津有味的吃着糖果,他叫菲普士。琴纳挑破挤牛奶工人尼姆斯手背上的牛痘,流出来的淡黄色脓浆被滴到菲普士划开的伤口上,几天后小菲普士只感到有些不适,很快就得到了缓解。随后,琴纳医生为小菲普士接种了患了恶疾的人身上的痘痘,小菲普士并没有感染这种恶疾。爱德·琴纳用这种办法救了很多很多人,用划时代全新的医疗手段点亮了黑暗千年的世界。

不错,你猜到了,这种恶疾就是天花。


有意思的是,中国的盛世明君爱新觉罗•玄烨在1661年也感染了天花,根据历史剧《康熙大帝》记载,七岁的苏麻喇姑背着草药赶来拯救小主康哥(小编也惊叹中药的神奇和伟大),幸运的小主不但从死神手中逃脱出来了,还成为了一代圣君、传奇大帝(小编不禁想起某位好事的历史学家站出来指认康熙画像少了一脸麻子)。


这场劫难历时千年,夺走上亿人生命,带给人类无尽的苦难和浩劫。幸好它点醒医学家们开辟了一个新的学科—免疫学。人们开始认识到人类自身拥有着强大的免疫系统,只是需要一把钥匙打开它。


我们的免疫系统如此强大,是否可以在癌症治疗中发挥作用呢?


19世纪80年代初,一名恶性肉瘤患者在手术过程中不幸感染了化脓性链球菌。破船偏逢顶头风,在当时没有抗生素对抗病菌,患者只能依靠自己的免疫系统。值得庆幸的是,患者经历几次高烧后,不仅链球菌的感染症状开始缓解,恶性肉瘤也神奇地消失了。


这件事情引起了William Coley的重视,于是他开始尝试利用链球菌感染治疗恶性肉瘤并得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这个发现成就了William Coley“肿瘤免疫治疗之父”之名,也正式拉开了人类肿瘤免疫治疗的序幕。

PD-1和PD-L1

1992年,日本学者Ishida从凋亡的小鼠T细胞杂交瘤 2B4.11中发现了PD-1。因其可令T细胞失活,Ishida 将其命名为“程序性死亡受体1”,亦称为“PD-1”。然而,后续研究中并未能确证PD-1与细胞程序性死亡的直接关系。PD-1沉寂多年,直到在PD-1缺失小鼠中观察到自身免疫病的发生,才开始逐步阐明 PD-1的功能。2000年,G. Freeman证实一种新型的B7分子与PD-1结合,进而抑制T细胞的增殖和细胞因子的产生。这一分子被命名为“PD-L1”,即“PD-1 配体1”。而在此之前(1999年),中国学者陈列平已经报道了B7-H1可协同激活T细胞,而B7-H1和PD-L1结构完全一致,只是命名不同。随着PD-1的名声越来越大,PD-L1这一命名也更多地被人们接纳。


国内目前已有18家企业的PD-1/PD-L1单抗项目获批临床试验,除了此次获批上市的百时美施贵宝公司,尚有默沙东、恒瑞、信达、君实等四家企业已经提交上市申请,并都被列入优先审评。目前,在全球范围内,已有5个PD-1/PD-L1类药物上市,分别是百时美施贵宝(BMS)的Opdivo、默沙东的Keytruda、罗氏的Tecentriq、阿斯利康的Imfinzi、默克与辉瑞的Bavencio这五家制药巨头旗下的产品。


CAR-T

CAR-T,嵌合抗原受体T细胞,是目前较为有效的恶性肿瘤的治疗方式之一。和其它免疫疗法类似,它的基本原理就是利用病人自身的免疫细胞来清除癌细胞,但是不同的是,这是一种细胞疗法,而不是一种药。

 

CAR-T细胞的治疗过程如下:从病人T细胞的外周血中分离出来白细胞;使用抗体来激活T细胞;在体外对T细胞的基因进行改造,使其表达嵌合抗原受体;在体外大量培养改造后的T细胞;将基因修饰过的T细胞回输入病人体内。


癌症疫苗

癌症疫苗,是通过利用肿瘤细胞相关抗原,来唤醒人体针对癌症的免疫系统。美国食品及药品管理局(FDA)一个顾问委员会全票通过了允许默沙东公司(Merck)宫颈癌疫苗上市的建议,这意味着人类抗癌战争即将进入一个划时代的新阶段。除了HPV外,还有不少疫苗进入临床,有的虽然鉴于各国巨额的临床试验费用没有获得类似FDA的批准,但依靠患者的口碑相传已经存在市场上长达数年,例如日本的莲见疫苗(Hasumi Vaccine)。目前经美国FDA批准用于癌症治疗的疫苗共有四种,分别是用于预防宫颈癌的Gardasil与 Cervarix、用于预防肝癌的乙肝疫苗和用于治疗晚期前列腺癌的Provenge。

小编寄语:

免疫疗法,是我们目前发现最有希望攻克癌症的杀手锏,它已经由萌芽成长为苍天大树,向人们展示它强大的生命力。从晚期肺癌,到晚期乳腺癌、宫颈癌和肾癌,免疫疗法正在不断改变癌症治疗的格局,在接下来的时间将会不断拔山起岳、攻城略地,相信免疫疗法会为每一位癌症患者遮风挡雨。